嗷十九

如果我是一只河豚,我现在已经炸了

【昕博】没名字系列 日常小言?

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温州的天气没人懂,这个星期冷的和秋天一样。 


所以很光荣的感冒了,头疼。 




============================ 






等许昕把方博从被窝里拉出来的时候,方博的鼻头都是红红的。 




最近的天气诡异得很,前些天分明还是艳阳高照的大夏天,一下子被人按了快进一般,风雨呼呼的吹哗哗的下,穿着短袖都能给人冷的一抖。 




似乎像是直接略过了夏天,进入了秋天。 




轻拉着那人的胳膊,那人却还呜咽了一声不肯起来。许昕弯下腰带了带方博的腰身,凑近他的耳朵轻哄着。 




“起来吧?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话说起来这只小野猫此刻也不肯乖乖的给他顺毛,没病的时候怼天怼地的到处撒欢,现在难受了也是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强硬的窝在乱糟糟的被子里不肯动弹。 




明明难受的只剩下一张皱成苦瓜一样的脸蛋,估计是头疼的厉害,方博扭着头抓着许昕胸前的衣襟蹭了蹭,在喉咙里发出几句模糊的应答之后也没了动作。 




听着他沙哑的喉音混着浓重的鼻音,许昕一用力把人从床上带了起来,任由他哼哼着皱着眉发泄着难受,许昕三两下帮着把衣服也穿了起来。 




把人半拉半拽拉出了卧室,后来看着方博万般不情愿的小扭捏,许昕干脆双手穿过方博的胳肢窝用力把人抱了起来放在了到及膝盖的鞋柜上。 




握住纤细的脚腕给人穿鞋子的时候方博可算清醒了点。 




他弯下身子用头抵着许昕的肩膀,迷糊着眼睛无意识的哼哼了几声,头疼的快要炸开来,难受的厉害。方博睁着眼睛盯着许昕给自己系鞋带时好看的手指,带着气音发问。 




“我……我明明不想去的……” 




许昕蹲在地上伸手去拿另一只鞋子,感觉到方博用他那胡乱翘着的头发在蹭自己的肩膀,他既心疼又好笑的贴着方博的脸蛋偷了一个吻。 




“好好好,是我硬拉着你去的。” 




“生了病,当然还是要去医院啊。” 




不满的吸了吸鼻子,许昕总是这样温柔,温柔到方博觉得不管出了什么事,就算是天快要塌下来,许昕都是他最坚强的后盾,和最温暖的温柔乡。 




“都,都怪你……” 




“嗯,都怪我。” 




许昕系好蝴蝶后拉着方博的手站了起来,把人大咧咧敞着的拉链拉上,接着拍了拍他绯红的脸蛋。 













果然还是要打针。 




方博不是怕打针。只是他看见这么一小根针扎进皮肤底下血管里面实在是……有点难以名状的感觉。 




他仰着头视线顺着透明瓶子里的透明液体顺着细长的导管往下流进自己的身体里,而不远处许昕正在拿着单子结账。 




晕乎乎的大脑此刻的思维却是格外活跃,一会儿想到那时候许昕向自己表白的场景,一会儿想到网上的迷妹们说的大蟒有三宝,一会儿又迷迷糊糊的脑袋里全是许昕的手。 




等视线再次聚焦的时候许昕已经坐到了自己的身边,他仰着头帮自己调慢了速度,而又拉住了自己完好的右手扣住。 




许昕的手掌心暖暖的,方博嗖的又想起一句广告词,暖暖的,很贴心。 




方博扯着嘴角笑了笑自己现在不知道在干嘛,对上许昕的视线却又干脆让自己醉倒在他的温柔乡里。 




他歪着头靠上许昕那比自己高了一小截的肩膀,眯着眼睛小谈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头发先是被人摸了摸,紧接着连脸蛋也被人揩了油。 




扭头对着许昕的肩膀嗷呜就是一口,与其说是一口,无非也是轻轻的用牙齿磕了磕,听见身边的人带着气音的轻笑声,方博重新靠了回去。 




“你干嘛呀?” 




“咬,当然咬你啊……” 




许昕有些心疼方博说话都带着的沙哑,他连忙安抚的揉了揉方博的后脑勺,“还难受吗?” 




听着那人小兽呜咽般的着就是给不出回答,许昕无奈的握紧了方博的五指,没有在说话,感觉身边的人不太顺唱的呼吸和小小的鼻音,许昕抬头再次看了一眼吊着的点滴瓶。 





却又忽然笑了。 










fin


晚安哦 


明天的离婚大战哇……期待

评论

热度(23)

  1. 毛耳朵故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嗷十九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路繁华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4.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5. 故人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