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十九

如果我是一只河豚,我现在已经炸了

【昕博】爱情也是物以类聚 大上(剧情崩慎入)

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你的lo主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一个狗血狂虐派,我就想着么写,不喜欢的话慎入哦qq


等我在脑抽抽的时候才会有下,其他的不多说了,这不是真正的我靴靴!






=======================


01


自从两人吵架方博一气之下回到自己家的时候,许昕每天都回去楼下方博开的咖啡店里蹲着。




尽管心里还生着气,但是看到许昕这个大老板可怜兮兮的蹲坐在门口花坛古树下一日三餐拿着面包饮料垫付着,心里还是着实不踏实。




许昕本来就忙,吃东西也就一顿一顿的落,吃一段没一顿。方博放下手中刚磨的咖啡递给客人,撇了一眼坐在门口不远处的许昕,看着他伏着身子双手捂脸不知道在干什么。




有胆心又气,他现在还在气头上,心里那种又爱又恨的感觉像是蜜罐子里不知道是谁挤了一把酸柠檬,难受的不得了。




大老板的任务无非就是应酬应酬,方博不是能和那些小女人相提并论的人,他也不是很在意许昕到底是和谁出去喝了酒,唯一不满的也就是许昕知道自己胃不好还早是出去应酬,不过他倒是很乐意的在许昕醉酒回来的晚上炖好醒酒药。




不过一个整天满嘴跑火车的人也只有在醉酒的时候能够乖巧的不成样子,也会轻轻念叨着自己的名字,像个小孩子似得拉着自己的手不放开。




可是!四天前许昕是真的凌晨才回家,方博一个人开着电视在全暗的屋子里默默的坐到了凌晨两点多,期间他试着给许昕打了几个电话,只有一个是接通了的。




对面的声音方博似乎是在哪里听过,熟悉的要命。他想了想好像是许昕的秘书吧,那个小姐姐他也是见过的,人还挺好,是个腐女。




放心的交代着电话那头的人催促许昕快点回家,方博挂掉电话后歪着头看着电视上的那些个人用夸张的肢体语言极力的表现出可笑的气氛,迷迷糊糊的眯着眼睛睡了过去。




后半夜惊觉似乎是有人正在自己的面前,方博忽的睁眼没想到许昕正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趴在沙发上。酒气喷在方博的脸上柔柔的,方博安放好半梦半醒的人,捏了捏许昕透红的脸颊,打算起身去煮醒酒药。




没想到就被许昕热乎的大掌拉住了手腕儿,方博又折了回去,给狗撸毛似得揉了揉许昕的奶奶灰头发,刚想摸出手机拍张照片,没想到许昕就模糊的开口了。




只不过这次,叫的不是他方博的名字。








方博擦了擦大理石台面上不小心撒出的棕色液体,白色的毛巾被染的不成样子。方博拧开了水龙头,流出来的水哇凉哇凉的。




就和当时一样。




简直就是临头一盆冷水愣是把自己从头到脚浑身淋了个透。这个名字方博不要太熟悉了,这个让他也曾有过失眠夜的名字。




这个男生是许昕的前男友,原先是许昕公司的职员。无非就是一个拜金男,知道自己老板是gay就千方百计的接近许昕,让许昕这个没谈过恋爱的傻子屁颠屁颠的围着他转给他钱花。




到头来坑的钱够了也就转身挥手去泡妹子去了。




可能毕竟是许昕第一次谈恋爱吧,初恋嘛,总会把自己所有的情感和希冀投入进去许昕不是对他念念不忘,只不过对所有来到的感情都打上了敌对和抗拒的标签而已。




方博洗了个手,他愤愤的不平为什么自己连一个渣男都比不过,真不知道许昕喜欢他什么了,到现在也没能忘记他,还当着自己的面叫出了她的名字。




方博瞥了一眼门外,发现人不见了。




没趣的扔下毛巾,对着玻璃窗上折射出的自己的样子做了一个鬼脸,却怎么也笑不起来。






身上着实没现金,许昕弓着腰摸了半天买了一盒奥美拉唑还是掏出卡刷了钱。




形态颇为可怜的端着小护士好心施舍的一次性杯子在药店接了一点热水,喝了一小口后被烫的舌尖发麻,事后只好又在滚烫的开水里头倒了点冷水。




抠出一粒药就这温热的液体喝下去,许昕才觉得自己闹腾了小半天的地方得到了实质性的慰藉。




那天自己在就会上遇见了一个人,那个人带着自己的女友带着大金链子小金表笑的意气风发的对许昕打招呼。本来心底里已经被方博亲手一点一点埋起来的的小坑再次呼啦呼啦的被人挖开,麻了半边心脏。




他自己开了家公司,过得很好。




那次许昕喝的格外用力,谁的酒只要敬了他都全数不落的都喝了下去。最后的时候那个男人挽着身材姣好的女人来和自己敬酒,叫了声许总,又叫了声许昕。




之后的事他屁也记不起来了,连怎么回的家上的楼他也记不清。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家里安静的可怕,桌上摆着早餐和纸条。




白色便利贴上大大的四个字------许昕滚蛋。




尽管摸不着头脑,可许昕还是没由来的心慌。他不知道是不是昨晚自己回来太迟了让方博不高兴了还是怎么了,他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方博为什么就这样扔下一张纸条不见了。冷静下来之后他只知道方博很好,他不想失去。




他去了他们去过的所有地方,最后在方博自己开的一咖啡馆里看到了他。只不过刚上前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人泼了一杯子冷水。














02


再次回来的时候方博好像不在店里了。




尽管刚才已经被安抚过的胃不像之前那么难受,许昕扶着上腹踱着步在门口晃悠了好几圈也没劲再进去询问方博的情况。




丧气的像只丧家之犬,许昕坐在石板凳上掏出手机继续给方博发短信,尽管这么多天飞出去的短信却无人回复。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已经被拉黑了,许昕听到方博叫自己出去的话语时就不敢说话,他也只敢这样蹲点的观察着方博的一言一行。




他甚至还不知道方博为什么生气,如此不着头脑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经历。他这几天都已经掰着手指来来回回仔仔细细想了不下一百次,都不懂方博到底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博儿啊,别生气了”




“我真的错了……”




到此在哪儿出错了呢?




许昕懊恼的咬着下唇,转转悠悠的踩着脚底下嫩青的叶子,看着汁液在柏油路上留下一道可怜兮兮的划痕。




这样下去总归不是办法,许昕想。他点开通讯册,修长的手指上下滑动着,停下之后来来回回纠结了好久才咬咬牙按下了拨号键。




电话那头嘟嘟的连线声一瞬间让许昕有股身在何方的迷惘,他出神的看着面前的建筑迷了眼眶,却又被电话那头的人声吓得一个灵清。




“喂……喂,叔……”










对面的人点了一杯随便。




深蓝色的胶状液体混着气泡一点一点从杯底往上蔓延,好像是有什么妖怪要顺着杯壁而出。许昕迷糊得想,为什么不叫蓝色妖姬呢。




“这么说侄儿他生你的气而你这个二愣子还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许昕像是学校里被教导的学生乖乖的看着桌面点着头,他捏着自己的冷饮大半个手掌都被水珠给沾湿了,冷气顺着掌心无所不及,难受了大半天的地方变本加厉起来。




他有点怕方博的叔叔,叔叔疼爱方博是出了名了,之前他和方博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个叔叔一次次找上门来对着自己讲了许多xxx的话,而现在自己又让方博生了气。




“真的是……哎……”




想象之中的被臭骂一顿并没有到来,许昕小心翼翼的抬头瞅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叔叔。对面的人虽然生气但也没什么太大的表示,他只是按了几下键盘直接开了免提。




“别说什么多余的话,我也只是希望我的侄儿幸福。”




看着许昕半天没反应过来的样子,邱贻可丢过去一个白眼,“我帮你打探打探,之后再算账。”




接通电话的时候心都要跳到了嗓子眼,哐哐哐的在胸腔里跳的厉害。已经四天没有拉着方博的小手,已经四天没有听到他的声音面对面的讲话。




许昕此刻内心的不安不断扩大,他难堪的在裤腿上抹了抹掌心的水珠,不自觉的向上移动按在一跳一跳疼的地方,深灰色的裤子上留下一道黑色的水痕。




“喂,邱叔?”




“诶诶,方博儿啊,现在干哈呢?”




电话那头传来的轻笑声够的许昕心里痒痒的,他默默喝了一口冷饮。




“大中午的热死了,泡个澡多舒服啊。”




“成成成。诶侄儿找个时间和邱叔玘叔出来搓一顿?把那谁,把许昕也带上。”




“……嗨带他干嘛呀,他很忙的。”




似乎是不太高兴,那头的声音嘟嘟囔囔的,仔细听似乎还听到正在撩水的水声。




“侄儿啊,你实话跟你叔说,你和许昕怎么了啊?”




“怎么了,也没怎么了,吵架了呗,冷战。叔你懂吗,冷战。”




方博抓了抓头发,把自己全身浸在水里只留了个脖子。




邱贻可一皱眉抬眼看了眼咬着下唇的许昕,放缓了声儿问话。“为啥冷战啊?之前不一直挺好的吗?”




“好,是好,太好了,好的不得了。好到醉酒还念叨着他前男友的名字。”




那边微微喘着气冷静了一下立马又道了个歉,“叔啊,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什么???别激动没事儿没事儿大博儿,叔替你好好教训他。”




方博挂了电话枕着硬邦邦的浴缸放空,水凉凉的,盛夏的炎热被吞噬的无影无踪。方博小声骂着自己没出息,擦掉了溢出眼角的泪水。




别人想着的又不是你,哭个毛线球啊。




他放松了身子沉了下去,让水末过自己的头顶。










至于怎么教训自己,许昕已经体会完了。




他送走了邱贻可坐在店里苦苦冥想。自己那晚是不是喝的也太过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不就是一个渣到没天理的混蛋男人么,自己到底呕什么气,看不惯什么呢。




还叫人家名字?难怪方博跟你生气,活该死你了。




懊恼的拍了拍两颊,又疼的嘶嘶的抽气,胃袋里才真真的住了一个小妖怪,闹腾的难受。




他想了想,这个事儿,还是真得和方博好好说清楚。
















**************虐昕预警*************


************************************














03


醒来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的怅然若失。




其实之前许昕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忍忍的,只不过疼的实在没辙了,没想到来医院之后医生就叨叨着自己得尽快做这个小手术。




还小手术,小手术能这么疼吗。






歪过了头,身旁空无一人,此刻腹部被缝合的伤口也渐渐过了药效开始麻麻的疼痛,抬起左手许昕调快了点滴的速度,摸过了手术之前叮嘱护士帮忙充电的手机。




依然是没有任何消息,有的无非也就是几条手机流量用尽超额的10086短信热线外加叔的微信消息提示。




盯着手机的瞬间觉得思维有那么一瞬的空档,后知后觉的才指纹解了锁,不要太伶俐的点开了邱贻可的对话窗口。




是张聊天记录,许昕无力的抬了抬眼睛,小口的喘了口气等着伤口没那么疼了才点了进去。




左不过是方博儿和邱贻可聊着私心话,邱贻可截了个图发了过来,顺带还质问了自己最近这两天怎么都没去找博儿了,是不是觉得也厌烦了。




哪儿能啊。




艰难的用大拇指打出了了的几个字发送说自己没事儿,方博最近怎么样了,手机就直接脱力砸在了自己的脸上。




闷哼一声,许昕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任由手机就这样摆在自己的枕边,双眼不受控制的合拢,最终还是昏睡过去了。




大概是护士都帮忙着算好时间了,以至于等她过来拔针头的时候许昕的血已经回到了小半管。小护士大呼小叫的替人拔了针,对着许昕带着青紫的手背念叨了好几声对不起对不起。




迷迷糊糊的的对着护士扯着难看的笑容,许昕撑着手臂试图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来,结果上腹部的伤口火辣辣的疼,还是人家小妹妹帮忙许昕才找了个合适的位置靠着。




扶着晕乎的大脑,许昕还是拿起了枕边的手机,上面微信的提示早就好几条了。






---没事儿那你在哪儿




---小博儿啊还是喜欢你的,最近你没来,他天天挎着一张脸也不知道给谁看




---总之你找个机会好好道歉,你们俩肯定没事儿的




---要不是叔今晚帮你约个饭??




---咋不回微信啊




---叔帮你约了啊,今晚小食岛贵宾5席1001,叔和你玘哥都陪着你们啊,你好好表现。












自己这样……要怎么去啊……




许昕扶着疼的厉害的脑袋,后知后觉的看了一眼时间。




医院估计也不让出院,许昕咽了口唾沫,舔了舔苍白色的嘴唇。他慢腾腾的挪了位置,咬着下唇忍着疼从床上下来,可还是疼的想让人求饶。




他想了想方博,伸手按了床头的呼叫铃。




护士进来看着自己坐着也吓了一跳,说着什么凌晨刚做完手术呢不好好躺着下午怎么就做起来了,许昕颇为可怜的哑着嗓子对着护士轻声说话,说了许久才让人同意了给一针止痛剂。




透明的液体顺着针头涌进自己的血液里冰冷的感觉让自己好受了不少,许昕目送着小护士走远了,自己慢腾腾的站起来去了卫生间。




镜子里的自己实在是不太能入目,许昕看了看自己的脸都觉得自己瘦了些,眼眶地下乌青的眼圈实在有些亮眼,他用手沾了些冷水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笑的难过。












头也是昏沉沉的,许昕扯了扯衣角再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试图让自己清醒点,他没戴眼镜,此刻的眼前迷糊的厉害,依稀只见的几个大字。




跟着服务员慢慢的上了二楼,七绕八拐的走到1001的门前,许昕侧身听了听,里面似乎是到齐了,正嘻嘻哈哈的不知道开着什么的玩笑,他听见方博笑的开心。




他知道我会来吗?




扶上门把让许昕有些冒冷汗,好在药物的刺激上腹处没有太多的痛感,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动了手。




自己就这样站在门口似乎吓了大家一跳,不过邱叔玘叔倒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让自己快进来,邱贻可站在自己身边拉着自己的小臂暗暗问了一句。




“真没事吧?你这脸怎么这样白?”




许昕摇了摇头扯了个笑,他坐在了和方博隔了两个位置的地方,有些不安的扯着衣角,还是没忍住偏过头看了一眼沉默的人。




估计是自己这样真有些吓人,方博感觉到了许昕的视线也不服输的瞪了一眼回来,视线对视之后却又皱起了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




“你怎么成这幅鬼样子了。”




方博本来也就是生生气,想让许昕承认自己的错误,没想到短短两天没见到人,这人怎么感觉都清减了不少,脸色也难看苍白的可怕。




还是不忍心,方博看许昕直愣愣的盯着自己没接话自顾自己的伸着筷子夹了一大筷子咕噜肉甩到许昕碗里,丢下一句多吃点,而后又自己开始不解气的吃起菜来。




看了看对面两个人对自己挤眉弄眼的游戏游戏的表情,许昕难得笑了笑,他伸出冰凉凉的手拿住了筷子,对着碗里的肉随意的翻搅了几下,觉得实在没有胃口而且现在估计也不能进食。




许昕放下筷子端着右手边的开水小口小口的抿了一点。




叔侄三人聊天聊的开心,许昕没插上什么话,也不想插上什么话,他用手撑着下巴歪过头视线就没从方博身上离开过,偶尔看着方博讲的手舞足蹈开心的样子也会跟着淡淡的笑。




尽管头突突的疼,可是看到方博再笑,他确实挺开心的。




碗里方博夹来的东西许昕没怎么吃,他默默对着碗里的菜说了句抱歉,接而又被方博忽然伸过来的筷子吓了一跳。




“光看着干嘛啊,看着能饱吗。”




方博吃了大半天的菜去瞟许昕的碗,结果他动都没动,生气的把到嘴的菜叶子咬的嘎吱嘎吱响,而后才忽然想到什么似得三下五除二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




“喂。”




不知道是不是药效有些过了,原先的那个地方又开始微微泛着疼,许昕不自觉的把手放在了纱布遮掩的地方,咬了咬下唇迷茫的盯着方博的眼睛看。




“是不是哪儿难受?还不吃东西,是不是胃不舒服?”




方博确实还记得许昕胃不好,每次喝完酒的确会难受好一段日子,难受的时候胃口不好,也不愿意和方博讲。




一下子被人说中许昕有些不知所措,尤其是伤口蠢蠢欲动的发痛让他额冒冷汗,他终于开了口,而沙哑的喉音吓了方博一跳。




“没……没事儿啊……”




方博不是什么软性子,这分明就是有事,他啪得拍下筷子隔着两个座位就扯过许昕的手,听着他嘶的倒吸凉气,许昕冰冷的方博手一嗦,“你到底怎么了。”




这下是彻彻底底开始痛起来了,本来就模糊的视线此刻像是化作了无数个跳跃的光电,银白色的,亮得耀眼。




他迷迷糊糊的下意识安慰着方博,没事,没事。














tbc




狗血吗?血吗?吗?

评论

热度(12)

  1. 嗷十九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路繁华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3.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