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十九

如果我是一只河豚,我现在已经炸了

【昕博】没名字,想甜甜不起来(一发完结/瞎写慎入)

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xjb乱写的产物...用电脑写真的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手机离开的第十五天,想它想它想它...


================


 


估计这都得被写进年度最悲惨的十件事之榜了。




方博可怜兮兮的穿着水蓝色的短皮夹还是止不住的搓着手吸鼻子,弯着腰鞠躬向着身穿制服的人民警察道谢之后,方博推开沉重的玻璃门站在黑球球的天地之中觉得自己的人生悲惨至极。




实在是太衰了,自己一个人偷摸摸的带着行李跑来上海,没想到刚一下动车就发现自己背包里的钱包和放在兜兜里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摸走了。




有些后悔,摸摸自己的鼻子想了想却又觉得确实是自己的锅。




再多忍忍几天不就能见到许昕了?大半夜的干嘛非得从浙江这儿一个人买了票还傻不伶仃的想要给他一个惊喜连报备都不打?




现在好了,多惊喜。




明天新闻头条会不会是xx国乒小将夜宿上海街头活活冻死?




方博抱着胳膊上下搓了搓,上海他没来过,许昕家里的地址也是存在了手机里,他只是依稀记得几个模模糊糊的关键词。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身无分文的穷光蛋哆哆嗦嗦的甚至发现了一个更为悲惨的事实。




他和许昕从去年九月份确认关系至今,自己这个白痴到现在也没去记过许昕的手机号码。




可不是吗,有事没事也只是发发微信,再不济手机里不是存着名字叫许大傻子的号码吗?




懊恼的不行,后悔的思绪伴着孤独寂寞冷和这亮黑的天色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方博难过的蹲下身抱住膝盖,他不知道怎么办,许昕不在,该怎么办。




一个人顺着大马路走了几步,就着街边的暗黄色的灯光找到了一个公交车站坐下,吹着凉风花了许久才彻底的醒了脑子,绞尽脑汁的想着到底该怎么办。




没钱…不能去开酒店;没手机…又联系不到人…方博抱着手乘着自己的下巴使劲放空,黑魆魆的现在更别提有人了…






 


要不,回刚才的警局问问?许昕这么大名气一人,应该都知道的吧?






心里想着得要原路返回,迈着冻僵都快直不起来的瘦胳膊细腿,脚下差点绊倒,摸黑找了好久才回到了原来的警局。




警局里的小哥哥再次见到方博到时意外的很,他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原则,倒了一杯热水给这个可怜巴巴的人,坐在方博对面摸出手机划拉两下询问方博怎么了。




“内什么…同志你认识许昕不?”




方博小口小口的吖着水,滚烫的热水兑了凉水,温温的,捧在手心里正好,很舒服。




“许昕?打乒乓球那个?”




“对对对就是他!”




方博情绪一下子激动上来,仿佛这件小警察局成了这片黑暗天地中最亮的光,方博忍不住挺直了身板舔了舔嘴唇。




小警察听到这个令上海人骄傲的名字之后意外的看着方博,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终于一拍脑袋长号一声。




“诶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诶你是不是那谁…”




还是略带尴尬的看着小警察那谁那谁谁了大半天也哼唧不出他的名字,方博咽了口唾沫规规矩矩的坐着带着些许期待开口。




“同志你们这儿能查手机号吧?”




听着方博坑坑洼洼的讲述着他来上海只为找好兄弟许昕一聚没想到一下车就被偷走了身家的可怜故事的小警察感动不已,他起身偷偷瞄了一眼正在沙发上打盹儿的大师兄,压低了声儿神秘兮兮的凑近方博和他说话。




“诶,不是我说,虽然这不让随便查,但看你…我就偷偷趁着我大师兄睡着帮你看看啊!”




在方博闪着星星眼的目光里,小警察起身去了监察室,果然没出一会儿,拿了张黄色便利贴交给了方博。




在方博期许的目光下,小警察愣了一会儿,把自己的手机也交了过去。




说实话,手指头都是哆嗦着的。




连拨号的号码都颤颤巍巍的按了好几次,输入完毕还对着亮黄色的便利贴对照了几遍,方博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把便利贴折了三下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心跳的有些快,这个时候的许昕估计早就睡下了,不知道许昕会不会接电话,也不知道许昕会不会来接自己……他会生气吗?




方博确实还是带着些小雀跃的,他在警察局门口捧着手机听着嘟嘟嘟的连线声来来回回的迈着小步,后知后觉发现有些冷。




电话里杨宗纬的手机铃声响了很久,这首歌许昕以前给他唱过,现在听着想想方博都觉得还是许昕唱得好。可这铃声响的太久了,久到方博有些想要放弃了,他索性蹲在地上抠着自己鞋子上的铆钉,说不清心里什么情绪。




涨涨的,酸酸的,随着心跳一蹦一蹦的,在大脑里来来回回不过形成是想要许昕快些接这单纯的想法,方博歪了歪头,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




就差一点就要按下挂断这个红色的按键,方博想着要不等等吧,许昕万一睡得太沉了没听到呢,响久一点应该能叫醒他吧;又想着是不是看到是陌生号码,许昕就不会接啊。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放电影似的不知道想些什么,连手机界面上什么时候变成了正在通话的标识也不知道。




“喂?喂?请问..是谁?”




对面声线还带着些刚刚睡醒的沙哑,吓得方博一个激灵差点摔了手机,他连忙举着手机重新放回自己耳边,听着对面熟悉的喂喂询问声才觉得委屈的一发不可收拾。




“许昕……”




这下可好,什么都还没说呢,方博暗暗骂了句自己没用,抬手抹掉了眼角溢出的眼泪。




“方博儿?”许昕差异的重新看了看来电号码的显示,从床上坐了起来皱着眉清醒了不少。




“许…许昕…你是不是睡了…?”




“你怎么了?这谁手机啊?”




方博抹着莫名其妙从眼眶里溢出的泪水,蹲在地上改成抠着自己的破洞牛仔裤,支支吾吾的把所有的事情用带着鼻音的哭腔重复了一遍。




电话挂断前他只听到许昕放狠了的一句话。




“行啊,方博你厉害了,你他妈现在给我乖乖在原地等着!”




方博起身揉了揉蹲麻的膝盖,回去把手机还给了警察小哥之后,又重新听了许昕的话乖乖的蹲在原地没有动。




许昕的话带着些恶狠狠的语气,可方博还是觉得这句话才好比冬日里的烧得正旺的火炉,把自己一丝不漏的全部围绕了起来,暖和的紧,一点也感觉不到冷。




被人拽起来的时候方博一个踉跄,蹲了太久而酸酸麻麻的小腿和膝盖根本站不稳,摇摇晃晃了几下还是倒进了熟悉的怀抱里。




不管不顾的伸着手搂住许昕的腰,埋在他胸膛里使劲的嗅着熟悉的气味,方博蹭了蹭,偷偷蹭掉了眼角的泪。




许昕连气都没喘匀就似乎念念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反正也是在说自己怎么怎么样了吧?方博一句也没听进去,他急切的伸手搂住许昕的脖子,摸上那人估计是跑的发热的面庞,踮着脚用嘴堵了上去。




许昕真的是要输给这个小混球了。




大半夜被未知电话吵醒,结果电话那头传来的确是这个傻子哭哭唧唧的念着他的名字,扔下一句话就出了门。




许昕惩罚似的狠狠咬住了方博冰凉凉的嘴唇,稍微弯抱住方博的屁股把人一下子正面抱了起来,任由那人趴在自己的脖颈间胡乱蹭着。




头顶软软的头发擦过自己的脸颊痒痒的,许昕跟抱小孩儿似得抱着方博往回家的路上走。




“自己一个人出来也不和我说一声?打算怎么着。”




“唔…想,想给你一个惊喜啊…”




许昕听着忍不住狠狠地掐了一把方博的屁股,抱稳摇摇晃晃的人歪头对着方博的耳尖就是一口。




“还惊喜?小祖宗这还不惊吓啊?大半夜来什么上海啊在浙江不好好呆着,你说你这得多危险?要是找不到我是不是打算夜宿街头?”




半晌得不到抱着的人的回应,许昕认命的叹了一口气。




天知道刚才自己是有多着急。




这个小傻子什么都不说就一个人来上海,万一这个电话自己要是没醒没接着呢?万一自己还真的不打算接这个未知来电呢?




他还想怎么办?




把人轻轻的放在床上,许昕伸手脱掉了方博的外套。




凑近时还听到方博在念叨着什么,许昕掐了一把方博的脸蛋动作利索的把外套一扔,伸手脱掉了方博的裤子。




“1…130…885…”




许昕麻利的一掀被子自己也躺了进去,搂着了滚进自己怀里的小呆瓜。




“568…885…”




什么?




许昕捏了捏方博软软的后腰肉,没想到这人被自己一捏迷迷糊糊的醒来了。




“许昕…许,许昕…”




许昕用头抵着方博的额头,大手摸了摸方博的脸蛋应了一声我在呢。




“130…23456885…”




这不是自己手机号码?




许昕亲了亲方博脸蛋子,心里想着明天再和你好好算账,眯了眯眼两人十指交缠着相拥入眠。








 


Ps


掐着方博的小脸蛋子不松手,许昕恨铁不成钢的把委屈的人搂进怀里。




“下次想我了就直说,你还是别乱跑了,我去看你。”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电话号码记牢了吗?”










=========fin========


哈......

评论

热度(33)

  1. 毛耳朵故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涤除玄鉴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3. 嗷十九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4. 一路繁华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5.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6. 故人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7. 一条咸鱼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
  8. 崽歌崽舞给你一杯最爱的白开 转载了此文字